一肖中特平已公开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科學精神是紀錄片的生命
《當代中國》畫報記者/張永太

 
CCTV.com  2013年07月04日 16:17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手機看視頻  

 

前蘇聯的電影藝術理論家謝爾蓋·愛森斯坦說過:“對于我來說一部電影使用什么手段,它是一部表演出來的故事片還是一部紀錄片,不重要。一部好電影要表現真理,而不是事實。”
  新影60年的創作道路告訴我們:記錄事實是紀錄電影必須堅守的底線,展現事實中折射出的真理才是高品質紀錄片的根本標志。記錄事實、揭示真理的科學精神是紀錄片的生命。
  新影雖組建于新中國成立之后,但它的老班底卻是1938年成立的延安電影團。從血與火的抗日戰場,到改革開放后的春天,新影用42萬分鐘的膠片為國家和民族留下了永恒的記憶。
  步入新影的檔案庫,猶如在中國人民革命和建設的歷史長河中穿越時空。一排排高大的鐵架子上整齊地碼放著一摞摞鐵片盒子:《活捉謝文東》《解放東北最后戰役》《北京入城式》《百萬雄師下江南》《首都奪鋼大戰》《農業衛星滿天飛》《毛主席接見紅衛兵和革命師生》《豐碑》《世紀大典》……每一個盒子里,都封存著一段近現代中國令人蕩氣回腸的歷史。
  電影紀錄片具有其它載體無法比擬的真實性和史料價值。這42萬分鐘膠片無疑是對百年中國最權威的記錄,其中的一部分今天依然作為國家機密保存在北京西山的檔案庫中。
  記錄歷史需要貧賤不能移、富貴不能淫的氣節和勇氣,更需要強烈的國家和時代責任感。
  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新聞電影事業需要的第一臺攝影機、第一尺膠片是袁牧之、吳印咸等冒著生命危險從香港偷買回來的,拍攝的第一部紀錄電影是輾轉反側到前蘇聯洗印的,在《八百壯士》《延安與八路軍》《東北最后戰役》等第一批紀錄片的拷貝上,在遼沈戰役、朝鮮戰爭的戰場上,都有新聞電影前輩灑下的熱血。
  新影60年來的使命,一直與國家的政治命運緊密相連。文革期間,中國的電影生產幾乎全面停滯,唯有新影的《新聞簡報》忠實地記錄下了中華民族的十年創傷。新影對新中國的歷史記錄,在時光荏苒中愈發顯現彌足珍貴的史料價值。在2009年拍攝的電影《建國大業》中,整段中共七屆二中全會的情景,包括其中的細節,完全是按照新影當時拍攝的紀錄片還原的。新影后來攝制的毛澤東、周恩來、劉少奇、朱德等新中國開國領袖的紀錄電影,大量使用了幾十年間拍攝積累的歷史資料。歷史事件的真實再現,極大增強了這些影片的感染力。

 

(左上至右下)1949年拍攝《新政治協商會議籌備會成立》劇照;1962年,攝影師馮世昌在阿爾及利亞拍攝;1972年,攝影師王瑜本、俞樂觀在坦贊鐵路拍攝;1988年9月,紀念延安電影團成立50周年時,部分延安電影團成員回到延安


  在幾代新影人記錄的史實中,既有推動國家發展進步的重大事件,也有大躍進、文革等已被歷史證實的重大失誤。他們中的很多人對國家政治生活中的重大事件有自己的價值判斷,卻無法主導國家的政治走向。今天,無論我們對當時的記錄給予什么樣的政治和價值觀的評價,都必須承認,正是因為有了這些真實的記錄,才能使今天的反思建立在事實基礎之上,使今天對昨天的評價具有客觀力量。
  走進新影大院,那座五層的老辦公樓依然矗立在正對著院子大門最顯眼的位置。辦公樓內,是老式的樓梯、老式的走廊,甚至每間辦公室的門窗還是幾十年前的樣子。辦公樓門口的西側,是我們十分熟悉的廠徽:一組工農兵銅雕群像。盡管在它的東西兩側,新的建筑一座座建起來,但集團總裁高峰說:“這座樓不會拆掉。”
  這里凝聚著新影世代傳承的人文基因,這種基因已經滲透到新影的全部作品中。
  1992年是中國的一個關鍵年頭:這一年春天,鄧小平第二次南巡,凝聚著老人畢生理想和智慧的南巡講話,把中國的改革開放帶入到第13個年頭;這一年,中國共產黨將召開第十四次全國代表大會。
  這一年夏天,新影決定以深圳特區艱難而輝煌的開拓歷程為主題,拍攝大型政論電影《歷史的抉擇》。
  從1979年設立特區到1992年的13年間,深圳不但是中國的焦點,也是世界的焦點。用影片導演周東元的話說,“深圳已經被拍濫了,濫到沒有新角度了”。
  用自己的眼睛去看別人見過的東西,在別人司空見慣的東西上能夠發現出美來。對中國命運的深刻理解讓攝制組很快找到了對于深圳的新影視角:把深圳放在中國改革開放的大背景下,把中國放在當代世界發展的大格局下,通過展現這座城市的巨大變化和深圳人敢為天下先的精神世界,回答中國現代化建設理論和道路的歷史命題,而不是拍一部中國改革開放和深圳特區的編年史。
  于是,一個個普通的人、事和場景,在他們的鏡頭中化腐朽為神奇,一個國家博大精深的發展理論聚變為有血有肉、豐富多彩的畫面。
  后來,鄧小平特意調看了這部影片,老人很滿意。
  既要記錄事實,更要展現真理。秉持這樣的理念,憑藉深厚的人文功底,60年新影為我們貢獻了一部部有血有肉有靈魂的紀錄電影,為中華民族留下了寶貴的精神財富。
  如果說紀實需要敬畏歷史,那么,在紀實中表現真理則需要創作者的思辨精神。思辨是基于客觀的主觀力量。
  新中國成立初期,在文藝領域曾經有過短暫的百花齊放的繁榮,很快被無休止的政治路線斗爭扼殺了。但是,在最蕭條時期問世的少得可憐的文藝作品,卻無一不是主觀力量的極端表現。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在思想解放的春風吹拂下,以《莫讓年華付水流》為代表,新影的紀錄電影創作翻開了嶄新的一頁。
  1980年,剛剛打開國門的中國進入了新舊體制和多元價值觀激烈碰撞的時期。上一代人對漸行漸遠的昨天的依戀,與年輕一代不甘墨守成規、充滿激情又具有較大盲目性的思潮形成了尖銳的社會沖突。
  當年從香港回到祖國投身革命的導演陳光忠意識到,要看到被凍土覆蓋過的幼芽的生命力,當代青年與他們的前輩有著不同的時代特征和精神面貌,有更高的社會訴求,他們是思考的一代,是大有作為的一代。正是基于這樣貼近青年的思考,他執導了紀錄電影《莫讓年華付水流》。迄今,這部電影依然堪稱新影的經典作品之一。

(左上至右下)2009年世博會官方電影攝制組在上海拍攝;高清紀錄片《北岳恒山》攝制組在雪中拍攝;紀錄電影《你好澳門》攝制組在澳門拍攝;紀錄電影《中國三峽》拍攝現場

 

今天的新影,新生代編導已經挑起了大梁。在他們擔綱的作品中,更加多元化地展現出了個體對變革中的國家道路的解讀,以更加包容的心態和更為寬泛的視角,記述了為實現民族復興和個人幸福不懈進取的多元群體。
  60年中,中國和世界都發生了巨大變化,新影也在變。誠如集團總裁高峰所說:“過去新聞紀錄電影承載的是新聞報道任務,多是政府命題作文;現在不同了,它正在恢復紀錄也是創作的本質,更深刻地體現了紀錄電影的內涵。”

 

經營歷史首先要尊重歷史。對于新影60年的輝煌,高峰始終心存敬畏之心。


  但是,不論發生了哪些變化,記錄事實、揭示真理的科學精神已然成為新影的價值理念,并通過他們的作品薪火相傳。因為,科學精神是紀錄電影的生命。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