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肖中特平已公开

“對于抗戰文藝來說,抗戰是第一位的
——訪紀錄電影《抗戰中的中國文藝》總導演王一巖

發布時間:2015年11月16日 14:40 | 來源:《中國藝術報》 | 手機看新聞


 

為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由中國文聯、電影頻道節目制作中心、中央新影集團共同打造的紀錄電影《抗戰中的中國文藝》自播出以來,引起文藝界人士廣泛關注。影片以大量珍貴史料為基礎,以點帶面,從線到片,生動展現了老一輩文藝家在長達14年的抗戰歷程中,積極投身民族救亡運動,用各種文藝形式開展武裝斗爭,不僅在中國文藝發展史上留下光輝勛業,更在中華民族的解放歷程中鑄造偉大民族精神,可歌可泣。111日,在美國洛杉磯開幕的第11屆中美電影節上,該片榮獲2015年金天使獎“年度最佳紀錄片獎”。《中國藝術報》記者特此專訪了該片總導演王一巖。

 

紀錄電影《抗戰中的中國文藝》總導演王一巖在第11屆中美電影節上領獎

紀錄電影《抗戰中的中國文藝》總導演王一巖在第11屆中美電影節上領獎

 

“抗戰文藝是筆、是刀槍,文藝家是戰士”

[記者] 作為導演,您如何評價《抗戰中的中國文藝》?

[王一巖]抗戰文藝,絕不是在藝術造詣上多么高精尖,我認為更重要的它是中國人民抗戰的一部分,“抗戰”是關鍵詞。當然,著名文藝家一定是有的,他們確實引領一個時代的潮流。但從小的方面來看,每一個抗戰文藝家,無論是否著名,都是抗戰文藝的一分子,而且他們也非常重要。比如一個詩人,哪怕他寫了抗戰詩歌沒有地方發表,但是他寫了,就說明他的內心是在抗戰。在這里,抗戰文藝是筆、是刀槍,文藝家是戰士,我想這也是中國不會亡的一個原因所在。

[記者] 抗戰中的中國文藝,地理上可能涉及解放區、國統區、敵占區等不同區域的抗戰文藝。對此,您是如何平衡和把握的?

[王一巖] 在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的歷史節點上,我們回顧抗戰,把抗戰的開始時間界定到從1931年“九一八事變”開始,這跟以往不同。因此,放眼14年的抗戰歷史,我們的影片就在原來表現抗戰文藝不是太多或比較缺失的地方,比如東北文學等,用力多一些,做足了,這樣抗戰文藝就不單是八路軍的抗戰文藝,也不單是中國共產黨的抗戰文藝,更是整個中華民族的抗戰文藝,這就把抗戰文藝史做得更加立體、更加客觀全面了。

[記者] 在整個創作過程中,您有沒有遇到困難?

[王一巖] 說實在的,沒有遇到什么困難,就是時間特別短。這部片子是我至今30年的紀錄片創作生涯中,最有激情、最愿意做的一部。做《抗戰中的中國文藝》這部影片,就我個人來講,是對那個時代的文藝人發自內心的致敬!當然,如果片長允許的話,再有兩三倍的時間量,我會把更多藝術家的精彩表現放進來,那樣這部片子會更加飽滿。

 

“更重要的是傳承抗戰文藝精神”

[記者]抗戰中的中國文藝,包括文學、戲劇、音樂、美術、電影、舞蹈、攝影、新聞出版、民間文藝等多種形式,但具體體現在片中,必須對各藝術門類有所取舍,不可能面面俱到。你們是如何做的?

[王一巖]對了,這是個難點,必須考慮到平衡的問題。比如電影,抗戰中有很多成就,我們也非常熟悉,但是不能把文藝的抗戰拍成是電影的抗戰,只能抓住幾個重點講。電影《風云兒女》是重點,電影《八百壯士》也是重點,我們沒有因為這部影片是國民黨領導下的中國電影制片廠出品的而忽視或弱化它,我們一樣尊重其在抗戰文藝史上的地位。同樣,我們也沒有因為當時戲劇的發展轟轟烈烈而過多地描寫,只是把戲劇作為抗戰文藝的主導力量實事求是地體現出來而已。因為當時戰事爆發后,很多電影棚被炸了,膠片又昂貴,加上技術條件也不是很成熟,拍電影是有難度的,因此很多電影人都轉而去演戲了。比如街頭劇《放下你的鞭子》,由電影導演陳鯉庭執筆,寫得非常扎實,演出效果非常好。

此外,在抗戰中,有些藝術門類那時還不存在,比如電視。還有些,比如街頭藝人,往大里頭講可能屬于民間藝術,但我們也沒有特別直接地去講,而是通過《放下你的鞭子》這個街頭劇,用情節化的手段去表現。實際上,《放下你的鞭子》的創作本身就來源于生活,這個故事能夠讓觀眾看到當時的藝人就是那樣流離失所。限于篇幅,類似很多只能點到為止。總而言之,從電影到戲劇、再到街頭劇,還有美術、音樂、文學等,起承轉合、前后勾連,必須編織得嚴絲合縫,不能生硬,講好聽點就是要匠心獨運,把整個抗戰文藝大故事講活,這個片子的難度就在這個地方。

[記者]取舍的標準,或具體的操作方法是什么?

[王一巖]抓主線,然后把幾個小門類藝術帶上,一定不放棄,但是這個比例特別不好拿捏,有時多加一點點,就會打亂整個影片的節奏。主線,實際上就是我們講的解放區、國統區、敵占區,及東北、上海、延安、重慶、桂林等這幾個點,包括廣東、香港都要帶到,因為影片是很全面地講述文藝抗戰,因此要盡可能地照顧到方方面面。當然,我們可能還是疏漏了很多。

[記者] 《抗戰中的中國文藝》看起來平鋪直敘,其實您是煞費苦心,可以說是一部鮮活的影像啟示錄,而這種啟示您沒有在片中直說,把結論隱藏在史實中。這是您的創作意圖?

[王一巖] 這確實是我的用心。作為一部紀錄片,我們不能那么直白地說,我也不愿意特別直白地去講,我就用事實說話,讓觀眾去看、去想,我相信多年以后再看這個片子,還是有價值的。我給你講一個小故事,影片中有個新安旅行團從武漢出發去桂林的途中,只有一部電影、一個放映機,一路上他們也缺錢,就放電影給老百姓看,有些老百姓沒錢看但又實在想看,怎么辦?說你們把手舉起來,大喊三聲打倒日本帝國主義,就進去。實際上,我認為這個吶喊聲就是抗戰。這個細節多好,我把它放到片子里,讓大家知道那個時候的生活就是這樣的。

[記者] 對當下來講,更重要的是傳承抗戰文藝精神。

[王一巖]對。我覺得我們現在的文藝,也許文藝是關鍵詞,但是對于抗戰文藝來說,抗戰是第一位的,包括老舍、田間、陳鯉庭等,這些人不是說不會寫艱深的文藝作品,但是他們用了最樸實的語言去寫作,為什么?就是要讓普羅大眾,讓農民能夠看懂、聽懂,因為抗戰需要大眾的力量,所以這些知識分子抓住了重點。如果我們不把眼光放到那個時代,我們就沒有辦法了解那個時代人的情緒、情感。

 

點擊↑紀錄電影《抗戰中的中國文藝》中央新影集團官網專題報道

點擊↑紀錄電影《抗戰中的中國文藝》中央新影集團官網專題報道

 

 

 

 

中央新影集團
官方網站

掃一掃
立即關注

關注新媒體

最新資訊 更多
分享
1 1 1
一肖中特平已公开 实例 7星彩历史开奖走势图 c38彩票下载 7星彩19071期开奖结果查询 3d六位专家3d杀号 辽宁11选5开奖走势图一定牛 下载老时时彩历史开奖结果 手机牛牛稳赢公式 福建体彩31选7今日开奖 双色球2019046期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