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肖中特平已公开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海蒂·霍尼曼談紀錄片《被遺忘的》
——“我需要比一生更長的時間”

 
CCTV.com  2010年11月04日 14:10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海蒂·霍尼曼導演的《被遺忘的》是以她喜愛的秘魯首都利馬和看不見的公民為線索,這部影片的焦點是那些在一家總統們經常光顧的高檔酒店工作的普通公民,還有那些靠表演雜技賺取幾美分的街頭兒童。霍尼曼獲得了世界各地電影節的多項獎項和提名,其中包括在歐洲電影獎最佳紀錄片提名的永遠 2006年)。

 

 

W:請您做個自我介紹,并且分享下最初是什么吸引你拍電影的,拍攝電影的興趣是如何演變的?

  HH:我出生在利馬,母親是波蘭人,父親是逃脫了納粹大屠殺的奧地利人。我父親工作非常努力,來維持一家人的生計,他不希望自己的女兒海蒂成為一個作家(雖然女兒很希望成為作家),而是希望女兒成為利馬的博士。我們利馬有很多電影院電影和一些藝術劇院,二者我都挺喜歡。我喜歡看其他公司的電影,即使只有兩三個人在看。你可以用幾美分買甜花生,然后坐在里面欣賞電影。那時起,我所有的零用錢都用在電影上。我盡力去看我喜歡的所有電影。

  當我大約只有18歲還在大學學習文學時,我便開始寫作并出版詩集。后來,我逐漸從寫詩歌轉寫短篇小說。故事變得生動,就要從紙上跳躍到屏幕上。在看到精彩的電影后,如《拉土山》(維斯康提)、《香格里拉激情者貞德》(德雷爾)和《威尼斯之死》(維斯康提),我不再寫詩歌。我決定離開秘魯,因為這里沒有電影學院。我去歐洲的決心,最終受查理?6?1卓別林在《淘金熱》的出色表演的影響而變得更加堅定 。卓別林先生的詩歌讓我克服經濟情況和距離的障礙,來到了羅馬電影學院。

  我制作了一些或長或短的專題電影。近來,我更多地制作長時或短時紀錄片。并且我的電影大部分都圍繞相似的主題:記憶的力量,堅不可摧的意志,生活、藝術、文學、詩歌和音樂并包含有小小的幸福味道。

這個領域是沒有盡頭的,因此一生的時間是探索不完的。

 

 

W:拍攝《被遺忘的》的想法是怎樣產生的呢?

HH:幾年前,我回去探望在利馬的母親。我們進了一家高雅的餐館,當服務員過來的時候,我認出了他。40年了,他依然在同樣的餐館工作。所以我問他:你是否見過許多政變,是否見過許多總統和官員。同時,是否由于政府的腐敗,通貨膨脹以及暴力而備受磨難?”這位侍者笑著點了點頭。并且在每次提供服務的時候,都告訴我一些他所能回憶起來的事情。那時即使我在休假,一部電影的靈感已經構思出來了。一定有許多侍者,酒吧服務員和小店主在政府大樓附近,他們坐在歷史劇院前排,對于歷史,他們有很多事情需要訴說,但是他們從來沒有機會講述。《沉默者的世界》是《被遺忘的》最初的影片名。

 

W:在展開這項計劃時,你遇到了哪些方面的挑戰?

HH:一個巨大的挑戰,就是在為這個項目籌集資金的時候,我們要讓各方理解我所想講述的故事。《被遺忘的》劇本很不容易寫,我們想從荷蘭電影基會金那里獲得資金支持,可是他們認為我們的劇本寫得不是很清楚。但幸運的是他們信任我,尊重我對這一項目的信仰。至于廣播公司,他們也覺得劇本不是很明確,如果不做改動他們不愿意支持。他們想知道服務員、調酒師和小零售商有什么共同之處,他們在劇本中做什么?我試圖解釋,并反對修改,紀錄片的劇本僅僅是一個框架。看來,無論你在過去取得過什么,你必須一次次地證明你不是新手。

 


    W:你在發行方面遇到的挑戰是什么呢?

  HH:在荷蘭很難為紀錄片找到一位戲劇發行人。Cinemien 曾經發行過我的其它紀錄片,比如Metal and Melancholy(《金屬與憂郁氣質》)和(O Amor Natural)《自然即美》,他們對《被遺忘的》很感興趣,并且決定冒這個險。安妮?6?1伊文(Anne Even)是德國廣播網絡公共電視電視臺的責任主編,對于劇本沒有提出任何疑問。她手頭有許多的劇本,但是她喜歡我的電影。非常感謝他們,我們的預算終于搞定了。正如我在導演的陳述里寫的那樣,《被遺忘的》是關于一個強權統治下的國家的貧困和詩歌。但同時,也是一部關于無力抵抗的人被遺忘的電影。

  

                                                 本文轉載自北京國際紀錄片論壇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