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肖中特平已公开

首頁 > 新影廠頻道 > 新影訪談 > 正文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文明之路-走進地中海》主創訪談錄

 
CCTV.com  2009年02月27日 10:13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導語] 大型電視系列節目《文明之路-走進地中海》的第一部分日前已在中央電視臺《探索-發現》欄目完成播出。《文明之路-走進地中海》是大型電視行動《文明之路-世界文明環球紀行》的第一站。《文明之路-世界文明環球紀行》是一部由中國中央電視臺、中央新聞紀錄電影制片廠、中視傳媒聯合攝制的長達260集的大型電視系列節目。是在全球范圍內第一次運用電視手段全方位展示世界各主要文明的電視采訪大行動;攝制組的環球線路將涵蓋世界12種主要文明的發源、發展地區,涉及包括中國在內的59個國家。
    2009年1月5,《文明之路》的總策劃、中央電視臺副臺長高峰攜《文明之路-
走進地中海》的總編導趙虹及制片人多吉作客央視網,從創作理念、創作過程、幕后故事等方面為網友在線解讀《文明之路》。

總策劃高峰:我們在把文明財富轉化為藝術作品

[高峰] 大型電視紀錄片《文明之路》總策劃

中央電視臺副臺長;中央新聞紀錄電影制片廠黨委書記、廠長;高級編輯、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電視藝術家協會常務理事;中廣學會電視紀錄片委員會會長。作為紀錄片導演,高峰曾制作過大量系列片和單本紀錄片,大型紀錄片《解放》、《勝利》;單本紀錄片《闖江湖》和《蔣兆和的流民圖和丹尼亞的日記》等。這些創作獲得過較多的國際國內等重大獎項,對中央電視臺的紀錄片創作及科教頻道的創立具有突出的貢獻。出版專著:《電視紀錄片及其審美選擇》、《電視紀錄片論語》、《對電視解說詞的解說》等。

主持人:這部片子當初是怎樣設想的呢?意義何在?

高峰:最初設計起源于大家對各國風土人情有一定的認識之后,在社教中心拍攝過《極地跨越》《穿越非洲》等,覺得應該有一個更大的行動,所以就設計了這次的大型電視文化行動,比以往還要大,做世界文明這樣大的概念。當時想除了中華文明之外,比如歐洲文明、非洲文明,還有伊斯蘭文明等等,通過汽車行程的方式,通過幾年的運作分期分批地制作下來,實際上到現在出現了《走進地中海》也是一個新的產物,大家覺得在拍攝過程中正好是圍繞地中海先進行拍攝的,先把地中海推出來早點和觀眾見面,下面去推歐洲文明和其他的文明。

主持人:您再給我們講講把關的思路吧。

高峰:我們需要了解世界,特別是改革開放的今天需要更多地了解世界,而且中國人有一個最大特點就是愿意了解世界。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中央電視臺在改革開放之初,1979年辦了兩個欄目,一個叫做《外國文藝》,就是非常愿意把窗口打開去觀看外國文化,實際上中國人特別渴望能夠了解世界。現在為了滿足廣大觀眾的需求,更多更全面地了解世界,實際上應該說不光是中國,全世界都沒有這樣一部片子,能夠很龐大的涵蓋世界各國文明,這是沒有的,以前都是局部的,我們從量上就是做一個最大的事情,既然是最大的就免不了開始去分頭采礦,基本上就是這個思路,就是想做成世界上最大的紀錄片,而且也很難做完,但是盡量做完。

主持人:我聽您介紹,這個《文明之路》又是大制作吧。

高峰:對的,地中海也跟奧運有關系,在希臘,正好先拍攝這條線路,就把地中海文明先做完。

主持人:這部片子和其他紀錄片有什么區別呢?

高峰:實際上就是對各個地域不同文化的挖掘,其實就是這個地域、這個民族、這個國家的生活方式,有利于社會生存發展的生活方式,真實地記錄下來,實際上也就是記錄了這個國家和民族的文化成果。因為量比較大,要做上百集的紀錄片,可以說還是到一個地點,通過幾天的了解把文化特點拍攝下來,這是《走進地中海》的基本特點,就是靠近,也沒有更深入地評論和分析,就是把它的現象展示給大家,能夠用簡單的解釋把《走進地中海》做下來,已經很不容易了。我們將來還要走很多其他的地方,要把世界各國文明都記錄下來,都做下來以后。你就會發現你發現了富礦,拿到之后我們就會提煉我們所需要的物質,比如分析民族的差異和相同點等等,那時候我們就能夠有大批素材了。現在還沒有,我們現在只是地中海做完了,下一步設想做東歐或者南美,目前還是采礦階段,還是在邊采邊編輯,還是以行程記錄展示的方式,還沒有更多的時間分析。將來我們把礦采齊了,可能會分析,進行分類的。

主持人:我相信這么好的片子,創作團隊應該是非常優秀的,高廠長給我們介紹一下團隊吧。

高峰:是的,他們都很優秀,有豐富的經驗。我覺得拍攝文明的東西是需要功力的,必須得有良好的素質,對攝影的控制能力和對攝影的認識,因為他們都拍攝過膠片,對膠片攝影都很有認識。我認為我們的攝影在那么匆忙的環境當中,像多吉說永遠都是開機的狀態,非常難,他們做的都是很到位的。

主持人:他們都跑到前面拍片子,您在做什么呢?

高峰:我在關注他們,我覺得他們很辛苦,也很羨慕,過去拍攝片子也是愿意往外跑,但是現在沒有這個表現。其實他們出去拍攝還是相當困難,受了不少累,就那么幾個人,地中海做完第3期就是50集了,非常難。但是我覺得也是一次收獲,我們畢竟踏上了那個國家的土地,領受了那個國家的文明,也是一種財富,我們現在把這個財富轉化為藝術作品能夠陶冶更多人,讓更多人認識它們,這也是我們紀錄片人的職責。他們去摩洛哥拍攝的時候,導演汪佳曾經拍攝過《走進非洲》,而且拍攝了同一個人,那個人還認出了這個導演,可見中國記者拍攝一個摩洛哥的商人對他的內心觸動有多大,對他的影響有多大,他能夠在4年后這個記者再拍攝他的時候,還能認識他,印象很深刻。多吉他們到南美的時候,秘魯的一個高山民族,那個民族很多生活方式跟藏族非常相似,他們還特意拿了藏族的東西到那兒去對,非常相似,他們都有這樣的經歷。實際上,這一路也是對中國文明的傳播。

主持人:已經完成的節目中你們最喜歡哪一集呢?

高峰:不能說喜歡哪一個了,整體上的水準還是比較整齊的,每一集有一個故事,有一個人物為線索展開,跟下一集特別不同,比如這集說土耳其的皮影,下一集就說別的,特別不同就不好類比了。但是整體感覺比較整齊,還是非常不錯的。

主持人:有網友說地中海文明也非常感興趣,但是那兒的文明形式似乎非常紛繁,你們用什么把它串聯起來呢?

高峰:我們感覺到它的紛繁了,下一步還有埃及,甚至還有以色列。實際上把它變成環地中海的系列,這80集就是介紹地中海沿岸的文化和風俗。但是地中海文明傳遞給我們的最基本的信息還是通過古希臘羅馬傳遞給我們的文明,這個對后來歐洲和西方的發展起到重要的作用。其他文明也都設計,包括西亞非洲,有時候可能不屬于地中海文明,我們非常具體的文明范疇里面,所以這個系列片子沒有叫做地中海文明,叫做走進地中海。將來這個素材還可以拆分,屬于歐洲文明。古希臘羅馬是非常重要的源頭,然后再去做歐洲,還可以做亞洲。

主持人:還有一個問題,就是接下來我們會看到什么?包括整個文明之路都有哪些內容?

高峰:實際上我們還拍攝了東南亞的內容,但是不夠完整。我們拍攝地中海以后,會把東盟做完,也是一個幾十集的東西,已經拍好了的,需要補充一些東西。我們曾經涉及過歐洲文明,還想盡快到俄羅斯、東歐,波蘭、匈牙利等國家再做一下。最后串聯起來就是整個歐洲。下一步我想盡快啟動,一個是南亞,一個就是斯拉夫文化,把這個拍完以后這個素材又歸納到歐洲文化,慢慢去做。

 

 

趙虹、多吉:不是每個人都有行萬里路的機會

 

嘉賓介紹[趙虹]總編導。《文明之路--走近地中海》節目攝制組領隊。

畢業于英國利茲城市大學電影學院電影生產專業,現為中視傳媒制片人。1996年至2003年擔任中央電視臺《周末異想天開》節目制片人、編導和主持人,主要作品有《巖畫背后》《智慧無極限》《屬羊數羊》等大型電視節目;2003年至2004年擔任制片人和導演拍攝了中英合作的紀錄電影《李約瑟》;2005年擔任制片人和導演拍攝制作了紀錄電影《秘密訪問》;2006年擔任制片人和總編導參與攝制大型電視紀錄片《文明之路-走近地中海》的第一部、第二部和第三部,共計50集的攝制工作。

嘉賓介紹[多吉]制片人、攝影。《文明之路——走近地中海》環球車隊攝制組領隊。

畢業于北京電影學院攝影系。擔任攝影拍攝的紀錄片《八廓南街16號》獲第十一屆法國國際真實電影節大獎,該片為中國紀錄片攝影在國際影壇上獲得的最高獎項,現被美國現代藝術館永久收藏。 此外的主要作品有《雪域秋曲》、《極地跨越》、《走進非洲》、《1405鄭和下西洋》、《拉薩的早晨》、《拉薩韻律》、《世界屋脊的太陽》等。2007年擔任制片人和攝影參與攝制大型電視紀錄片《文明之路-走近地中海》的第一部、第二部和第三部的拍攝工作。

 

主持人:我們看到《文明之路》這個題目的時候,突出的是文明,我想問問你們對文明是怎么理解的呢?我們怎么落實到電視紀錄片上呢?
   
    
趙虹:首先第一個問題要搞清楚什么是文明?我們一般都覺得文明太大、太厚了,怎么用便捷的方法呈現到屏幕上,這是一個問題,怎么樣解釋文明?我上網查,也請教很多專家,我發現盡管我們國家也使用“文明”這個詞,但是在國外“文明”這個詞使用的也很普遍,但是到今天為止對于文明的定義沒有一個準確的定義。我記得社科院的專家有一個解釋,他們認為文明是一切有利于人類的發明創造和勞動成果,當我知道以后覺得一下子豁然開朗,有什么不好解釋呢,文明就是這樣,一切有益于社會的發明創造,一下子就覺得簡單了。

多吉:就像趙虹說的一樣,文明的定義是多種多樣的,也很廣泛,但是這次《文明之路》是怎樣表現文明呢?我們覺得照顧更多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們更多地注重古代文明,所以在整個片子當中反映的是失去的文明。現代文明當中已經有古代文明的影子在里面,是分不開的。

 

主持人:老師和多吉老師都是直接參與《地中海》的拍攝,整個拍攝多長時間呢?

趙虹:三部構成了50集,這50集從前期策劃,一直到最后出現在電視屏幕上有兩年多的時間。

多吉:我們兩年多的時間主要是用來做前期策劃和后期制作的,這個時間可能相對長一點。其實真正拍攝時間特別特別短,我們為了縮短前期拍攝時間,哪怕一天甚至半天,我們在前期策劃做的十分詳細,因為出去之后很多都是未知數,而且到了那兒以后每天的流失就意味著流失更多的錢財和人力,所以我們前期準備工作是相當復雜和充分的,但是真正拍攝時間不是特別長,但是拍攝量特別大。你想想做80集的節目,至少35分鐘一集,一般情況都是101的比例,我們的攝影機幾乎是不停的,只有這樣做才有可能三天出一集30分鐘的節目,其實真正拍攝時間很短的。

趙虹:前期策劃大概半年多,拍攝大概半年,平均三天一集,其他時間就在路上,后期將近一年。

主持人:策劃非常重要,我們現在展現的是地中海文明,在策劃方面會不會有一些困難的地方,畢竟不是國內的。

多吉:困難是非常大的,第一次我們接到這么大型的項目時,真的不敢想的。這些都是所有專家不能完全搞明白的世界文明,所以我們做這么大的項目壓力非常大,甚至不知道怎么理頭緒。在多次和專家探討之后以及我們攝制組多次探討之下,我們必須找出一條捷徑把片子串聯起來,定位在什么角度,我們用最短的時間消化這些東西,這對于我們前期策劃難度是非常大的。

趙虹:別的節目做的話可能是大海撈針,而我們是太多了,眾多的東西怎么選取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主持人:這個選題真的非常宏大,前期準備工作一般都有哪些呢?

多吉:一般情況下主要是對選題的設定,首先要敲定先拍哪個文明,我們選中地中海文明之后,就要對所有地中海的國家有一個泛泛了解,然后在這些國家中選擇有代表性的內容,這個篩選是比較麻煩的。

主持人:30多分鐘就要展現很多的內容,但是內容太多了,怎么選取真的很難。

趙虹:我覺得有了對于文明的理解,作為坐標或者指導也好,我們選題的時候也就有了立場。

主持人:然后去實地拍攝了,那么兩位有什么感受呢?

多吉:因為選定題材非常難,而且選定一個方向之后要表現出來又是非常難得的,因為我們知道很多文明有各種各樣的,有的甚至是已經消失的,沒有可視性的東西,而電視必須給觀眾可視性的東西,所以我們最終達成一個一致的意見,其實大文明就是我們大背景,然后通過小故事看片的對象,這樣第一操作性可行一些,第二也更生動一些。

主持人:有些就是通過采訪,加上做特技來展現。

趙虹:是的,對于已經消失的文明重新拍攝是有難度的,所以借用今天人的生存狀態。這有兩點好處,一個是通過他可以發現我們要拍攝的這期主題,有一個傳承;另外通過他的故事也可以使我們節目鮮活起來。

主持人:經歷了很多國家,有沒有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呢?

多吉:這種事太多了,我們去了那么多國家,每一個國家和每一個地區都有各種各樣的小故事發生,因為我們到那兒去完全是一個陌生的地區,我們所了解的都是通過書本了解的一點點。比如說在第一部分中我們去了土耳其,去了一個小城鎮,土耳其很多地方都有這種特色,他們人非常熱心,你在那兒拍攝的時候很多人都會圍過來,說你在這個角度拍攝不好,你應該到那兒拍攝,最后說著說著,我們也就不聽了,按照自己的角度拍攝。有一天我們在一個小城鎮拍攝,有一個人過來拍著我的肩膀哼哼唧唧的,但就是不說話,后來我才明白他是一個聾啞人,就是說他們非常熱心。

趙虹:我們在希臘也遇到這樣的情況。

主持人:之前我們做了很多策劃工作,都是通過文獻資料了解的,但是去了當地應該更有意思吧。

趙虹:是的,第一次出發應該是在前年6月,無論到希臘還是到意大利,當地人見到我們會問我們是日本人還是韓國人?我們告訴他們,我們是中國人,第一次出發感覺是這樣。第二次出發應該是前年年底一直到去年3月,這個過程中明顯有一個感覺去了西班牙等國家,見到我們就說:你好!我們發現他們都在學中文了。

主持人:老師作為一個女性在拍攝中會不會有更多的困難呢?
     
   
趙虹:我也在想,其實拍攝這類節目跟性別無關,更多跟性格有關系。我認可的事就是比較執著,死心眼,一般的事情倒也不會。我覺得這是非常難得的機會,讀萬卷書行萬里路,不是每個人都有行萬里路的機會,所以再苦再累也值得。困難就是在體力上還是不如男生,但是說到這兒真的挺感謝他們的,最輕的東西都是我拿,重的都是他們拿,對他們非常感激。

多吉:她也是非常能干的一個人,在我們攝制組里女人要當作“男人”用,男人當作“牲口”用。

主持人:我相信這么好的片子,創作團隊應該是非常優秀的。

多吉:拍這類節目對攝影的要求非常高,首先要有很好的體質,因為那么長時間在異地水土不服的情況下要堅持那么大的工作量,所有的設備都要自己扛著。第二拍攝過程中所有東西都是未知數的,因為導演有可能聯系別的工作去了,但是攝影這時候要替代導演,有時候隨時發生一些事件,隨時都要鋪捉到,這些都會成為內容的一部分。因此,攝影不僅僅要有好的體質,還要有很敏感的思維能力,這跟在國內拍攝是完全不一樣的。

主持人:走進地中海系列走了多少國家?

多吉:我們一共去了9個國家。

主持人:拍攝順利嗎?

多吉:非常麻煩,這都是在前期準確工作中做了,在出去之前我們本來把前期的事情交給了一個國際公司來操作,但是最后發現不行。實在沒有辦法,我們覺得還是自己試試看吧,最后在摸索過程中找到了一些小竅門。包括出境、設備、車輛等……出境都特別麻煩,但是在我們努力之下都克服了。

主持人:已經完成的節目中你們最喜歡哪一集呢?

趙虹:都非常喜歡。每一個選題內容的取舍都經過高廠長認可,節目最終出來了高廠長都認真看過每一集了。

主持人:你們去了9個國家,哪個地方更喜歡呢?

多吉:每個地方都有喜歡之處,真的很棒,因為它的文化和歷史都不一樣,展現出來的很多東西完全不一樣,所以這也是能使我們繼續走下去的新聞點,每到一個地方都是新的東西,所以我們覺得一點都不疲勞。但是說哪個地方最好,我覺得來回走那么多國家去那么多地方,走多了之后最終還是感覺自己的家最好。

趙虹:非要說最喜歡的話,舉一個例子吧,法國南部普羅旺斯有一個靠海的小鎮,去那兒拍攝的時候是在冬天,看不到五顏六色的鮮花,但是我們也在尋找著蛛絲馬跡,給大家一個印象,因為普羅旺斯一個代名詞了,一個美好的代名詞,它到底是什么樣的地方呢?我覺得我們找到了,在一個下雨天,在一個花農家的墻壁上貼著各色各樣花的照片,再加上花農的狀態,我們已經可以想象到了——那里盛產一種可以開七八十層的玫瑰,非常香。

主持人:下面我們看幾個網友的問題吧,有個網友說這個工作不錯,可以滿世界跑,拍攝過程中有什么挫折嗎?

多吉:對我們來說最大的挫折就是工作不能正常的運行,比如說我們要去展現世界古代文明,很重要一點必須要拍到古代文明的文物,這個前期也做了大量準備,也跟別的國家文物部門進行了很長時間的交流,希望得到一些許可,但是很多地方還是不能拍,還是需要交付很多的費用之后采用進行拍攝。看到博物館不能進去的時候我們特別難受,這個情況下我們只能在博物館外面多拍攝幾個外景加以想象了。

[結束語] 感謝各位的光臨,使我們從創作理念、創作過程、幕后故事等方面對《文明之路》有了進一步地了解。同樣,我們也期待著更好看的節目播出,向大家繼續展示文明之路上的故事。

 

 

摘自:央視網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