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肖中特平已公开

首頁 > 新影廠頻道 > 新影訪談 > 正文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臺北故宮》訪談錄

 
CCTV.com  2009年02月27日 10:08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周兵(右)與郭長虹(左)

周兵(右)與郭長虹(左)

精彩語錄

我們這個團隊實際上有一個理想,這個理想是很多年前已經確立了,就是要用電視的方式來傳播中國傳統文化,來樹立傳統文化。

周兵:曾被臺北故宮拒絕過很多次

  [主持人]不知道《臺北故宮》耗費了您多少時間和精力?

  [周兵]剛開始介入是2005年年底,到現在3年多了。我看你要提一個問題,說為什么要創作《臺北故宮》是吧?

  [主持人]這個很多人都很關心,但是我看了一些您相關的資料,我理解有一點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您對傳統文化還是非常熱愛的。

  [周兵]對,這也是可能作為我個人的一個愛好和志向吧。但是做《臺北故宮》是一個特別復雜的系統工程,我在這里不得不提到九州文化,其實有三個人對我們這個項目幫助特別大,就是九州文化的杜大年先生,秦兵先生和胡瀟先生。2005年的10月份我們的上一版《故宮》,在央視也是一套播出,反響不錯,然后這一年的年底我就接到杜大年先生的一個電話,他就告訴我說我們要做一個《臺北故宮》的紀錄片,想請你來做總導演,有沒有興趣?

  我當時第一時間有點沒反應過來,因為我覺得這件事好象不太可能,因為在做北京《故宮》的時候我們曾經通過各種關系,跟臺北故宮進行了聯絡,但是當時都被拒絕了。后來九州文化找到我以后,我跟他們進行了很多次溝通以后,發現我們這次創作在音像資料上基本由九州文化整合。我想這兩天大家看到了有很多很精美的文物、很漂亮的文物展示,這都是九州文化在找我之前已經基本上通過一些方式整合過了。

 

周兵:很多素材是十年前拍的

[主持人]是提前拍好的了。

  [周兵]對,這批素材實際上是至少十年前吧,有一批臺灣的電影工作者和一些文物工作者,他們花費了很多的精力,對臺北故宮的文物進行了拍攝。

  [主持人]我覺得進行重新整合是非常難的,是現有的一些資料加上您之后的一些想法融合在一起。

  [周兵]對,其實我們做這個電視紀錄片,著眼點還是大眾文化傳播,我們可能要關照方方面面的需求,無論是文物專家的意見,甚至是兩岸故宮的意見。

  [主持人]還有那些文物愛好者的意見。

  [周兵]文物愛好者,甚至一些對中國文化不感興趣的,或者對中國文化感興趣的,他的分布人群是非常廣泛的。我們所以在每次做一個紀錄片的時候都非常的頭疼,因為眾口難調。

    周兵:要用電視的方式來傳播中國傳統文化

  [主持人]對,要照顧到方方面面,感覺周導,您是喜歡大手筆,無論是《故宮》,《敦煌》,包括這次的《臺北故宮》。

  [周兵]談不上喜歡大手筆,因為我們這個團隊實際上有一個理想,這個理想是很多年前已經確立了,就是要用電視的方式來傳播中國傳統文化,來樹立傳統文化。所以很多你剛才提到的這些項目我們也是很用心地在爭取去做。

  [主持人]所以我們看到了非常精美,創作也是非常不容易的《臺北故宮》。我們今天節目現場也非常榮幸的請到了《臺北故宮》的總撰稿老師,歡迎您。老師是著名的文物專家,來自南開大學文博系的副教授郭長虹。

  [郭長虹]你好。

  [主持人]剛才我們問周導,這部紀錄片是不是耗費了他很多的時間和精力,對于我們的總撰稿來說是不是更是這樣?

  [郭長虹]我糾正一下,我不是總撰稿,我是策劃,給周兵做了一點事。周兵介入到這個領域里來應該說也有了將近十年的時間,所以說今天我們能看到這樣的一個節目,恐怕不是一個總導演也好,作為一個編導也好,他及時的進入這個領域就能拍到這個程度,我個人這樣認為。

  [主持人]兩人之間的合作我想也不是《臺北故宮》這一部紀錄片了,之前從《故宮》,《敦煌》都是有合作過的。

  [周兵]最早從《梅蘭芳》開始的,那是2002年。

  [主持人]六年的合作了,那是不是越發的默契了呢?

  [周兵]確實是,剛開始我們之間還是很苦惱的,因為從學術轉化為一個通俗的、有文學化的,或者更讓大眾容易接受的這么一種知識是很難的事情。

  [主持人]老師您肯定是希望更通俗一些,老師他的想法就是更準確一些。

  [郭長虹]我在給周兵的書的敘里面寫過這么一段話,我說周兵在跟學者的合作過程當中經常有做學問的沖動,我跟他合作的過程中經常有要做導演的沖動。

  [周兵]對,我也喜歡這些東西,現在在攻讀藝術史。其實做我們電視工作確實每次做完都身心疲憊,我想所有從事影視行業的人跟我都有同感。

  [主持人]現在還沒緩過來?

  [周兵]已經適應了。

精彩語錄:

《臺北故宮》主要分三個方面。一個方面,這些文物是怎么去臺灣的,我想這段歷史大家都很感興趣,到了臺灣以后它又經歷了哪些波折;第二部分就是講臺灣的一些經典的文物,像青銅器、瓷器、玉器、書法、繪畫,還有四庫全書;第三部分是講現代的臺北故宮博物院是怎么和民眾溝通的。

周兵:采訪的專家都是各領域權威

  [主持人]關鍵您每一部都是大手筆,這也難為了。

  [周兵]也可能是機緣吧,如果從我本人和我們這個團隊來說,應該時時抱著一顆特別感恩的心,剛才我也提到了,像《臺北故宮》這樣一個項目出來不僅僅是像致力于做十幾年臺海兩岸之間文化交流的九州文化的這種出品和很重要的決策,實際上像央視、中央新影這樣的一個團隊,我們也看到了《臺北故宮》這樣一個項目也是在嘗試走一種制播分離的市場化的運營,所以像我們的承制方,我也是其中的,我是承制方的總編輯,三方就有三百多號人參與,這是更大的學術支持。像臺北故宮博物院,我們不光采訪了六十年前那些經歷這段歷史的老學者、老專家,我們還采訪了各個年齡層的很多的臺灣的專家。

  主持人:他們愿意回顧那段歷史嗎?

  [周兵]剛開始有一位老人家是不愿意的,甚至是拒絕的,后來我們也是多次跟他溝通,甚至于說先跟你聊聊天,到了現場老人還是很激動,不知不覺就聊起來了。我們去了五次臺灣,有一次正式拍攝的時候他本來已經同意我們拍攝了,結果老人家身體不好,住院了,我們在聯絡過程中他也同意我們去醫院拍攝。后來我們準備去醫院的時候,突然他的家人打來電話,說這幾天是絕對不允許采訪的,當時我們這個團隊特別的失落,因為我們知道能經歷60年前那段經歷的人已經不多了,我們甚至怕萬一過兩個月了他不在了怎么辦?還好他現在還在健在,后來我們就進行了采訪。包括這次也感謝北京故宮博物院的專家,像書畫鑒定界的權威,像楊新先生,陶瓷界的鄧寶昌先生,我們每一期節目他們都提了很多珍貴的寶貴的意見。

郭長虹:紀錄片里有點錯誤再正常不過

  [主持人]挺不容易,我覺得老師更不容易,尤其要是電視化的語言,還要跟那些專家進行一些磨合。

  [郭長虹]還好,因為我算是跟他們算是同行。

  [周兵]我們經常在片子里有些信息拿不準,或者是在一些年代拿不準的時候,我們就經常會打電話騷擾他,或者是在我們稿件出來的時候請他進行把關,然后史實的準確性,文物信息的真實性,我們的策劃也是費了很多心思。

  [主持人]所以說到策劃,我覺得現在無論是觀眾還是網友,他們都是非常挑剔的。那郭老師,您在策劃這么大的一個大劇作的時候,會用哪些心思讓它做的可以說是照顧到各方的口味呢?

  [郭長虹]我想這是一個紀錄片,紀錄片就不是一個高頭講章,不是在做學術,當然做這樣的紀錄片背后的學術支持,像剛才周兵講的那樣,它是非常非常深的,非常大的。我反正是這樣,我沒見過沒出過錯的學者,出了一點錯,或者說有一點瑕疵,對于這樣的紀錄片來講我想再正常不過,即使是有些挑錯的學者,我想他們在做學問的時候也會經常出錯,這我是知道的()

  [主持人]老師,您是不是也在暗示大家,應該以一種包容的心態來看這部紀錄片?

  [郭長虹]你按照看一個紀錄片的心態看它就要好了,它是一個紀錄片。

    周兵:全片從三個方面去去講述臺北故宮

  [主持人]我覺得用12集去作為一個濃縮的精華概括那一段歷史,挺難的,您是怎么入手來講述每一篇章的故事的?

  [周兵]其實關于這個節目的分布一開始我們也請了很多人,包括郭老師,我們一塊兒去協商,最后還是確定下主要分三個方面。一個方面,這些文物是怎么去臺灣的,我想這段歷史大家都很感興趣,到了臺灣以后它又經歷了哪些波折;第二部分就是講臺灣的一些經典的文物,像青銅器、瓷器、玉器、書法、繪畫,還有四庫全書;第三部分是講現代的臺北故宮博物院是怎么和民眾溝通的,做了哪些東西。我想我們最后定下來這三個內容。

  [主持人]我們也看到每一篇章,像您說到重點介紹了瓷器、玉器,還有書畫作品,雜項,包括那些專家您是怎么考慮把他們融進去,怎么進行講述的呢?

[周兵]其實在一個節目的信息傳播上,我們一般都有這么幾個要素:第一,比如說文物和歷史的準確度和真實度,這個一般有兩個方面的人我們想請出來采訪,一個是親歷者,第二個是這方面研究的學者和專家,而且這個學者在國內或者國際上是屬于有公認的權威地位的;還有第二類,可能是一些愛好者,或者是文化的一個研究者,他可能是屬于準專業或業余水平的,讓他們講一些故事。比如說我們在瓷器里就請到了王剛先生,他是很有名的一個主持人和演員,可能他對瓷器的一些趣聞、歷史他可以講一講,但是專業信息我們可能請的是像臺北故宮的廖寶秀女士,或者北京故宮的李承恩先生等等來講;還有一類,我們發現臺北故宮博物院跟臺灣幾乎所有的年輕人和受過大學教育的人都有過關系,甚至還有一些人參與到臺北故宮的形象包裝上,比如說桂綸鎂,周杰倫他也談到他小時候怎么第一次接觸臺北故宮是怎么樣的。周杰倫的機緣主要是他去年寫了一個《青花瓷》,當時周杰倫也跟北京的九州文化在做一些項目合作,所以我們曾經考慮過讓他來做一個主題曲,我是希望更多的人來關注中國傳統文化的東西,這些珍寶的故事。

當然,后來因為他時間的問題和他的檔期問題,就沒有成功,但是后來我們依然還是很堅持的,最后找到了臺灣的小蟲,讓他來寫。

精彩語錄:

一個博物館它的內涵和它的影響力,我想不僅僅是指它的一個空間,一個物化的一個空間,它的文物、它的歷史、它的人、它的事都是它的一個有機的組成部分。當然我想如果能進去,可能這個片子會更完美,雖然有這樣的一個缺憾,但是我想制作團隊正在努力的彌補這個缺憾。

郭長虹:用時尚元素呈現文物別有風味

  [主持人]曲還是非常好聽的,也正是因為有了這些時尚元素的注入,我們不禁有很多網友會質疑,會不會影響《臺北故宮》整個紀錄片的厚重感,這個請專家來說一下,老師?

[郭長虹]文物就一定要厚重嗎?不一定吧,我覺得挺好看,我覺得像周兵他們這次的嘗試有一點意思,過去我們可能對一些固定的東西有一些固定的看法,比如說歷史就應該是什么樣子的,文化就應該是什么樣子的。其實最豐富不過歷史,最多樣化不過文化,所以用什么樣的角度,用什么樣的視角都可以去表達它。

關鍵在于這個表達它是準確的,并且它能夠讓人接受,那我覺得它就成功了。

  [主持人]那兩位有沒有看到網上的網友他們發表的一些議論,他們的接受程度如何呢?

  [周兵]剛才老師講這個,我忍不住插一句,其實這次時尚和現代的一些元素不是我們這個劇組自己發明和創新的,應該是臺北故宮從2000年以來它一貫的一個做法,實際上我們傳遞的是臺北故宮現在一個新的面貌。比如它請了一些意大利的頂級設計師來設計臺北故宮的一些形象,國際上的形象。

  [郭長虹]他有好多卡通的,還有平臺玩具、游戲、公仔。

  [周兵]MTV、電影,它現在追求的就是時尚和現代感的東西,我甚至在意大利的一個國際機場還見到他們的產品在那兒銷售,所以讓我很驚奇。網上的言論我看到很多,我有一些朋友也告訴我,有贊嘆的、有批評的,甚至還有挖苦的。我想實際上我也是做媒體的,所以我特別希望通過這樣不同的意見,能對我們下一個創作來進行啟發和關照。所以我只是覺得很抱歉,就是說我們可能有些節目在做的過程中,不管技術上的不成熟和信息傳達上的不全面,所以給某些觀眾帶來一些不愉快,甚至一些不高興的地方,借這個機會非常抱歉,我們下一回多多改進。

  [主持人]周導的說法太謙虛了。

  [郭長虹]我覺得作為一個紀錄片,表現這么大的一個題材,這么豐富的內容,掛一漏萬那是一定的,這樣一個紀錄片不可能滿足所有的人對它的一個期待。

  [主持人]而且我覺得正是因為有了各種各樣的聲音,也體現了《臺北故宮》受到了大家的關注。

  [周兵]對。

周兵:春曉的女聲講述傳遞出了我們想表達的溫暖情感

  [主持人]我同時還想到另一個創新,會不會是我們整個片子用女聲來配音呢?

  [周兵]對,這次實際上請春曉也是我們這個劇組堅持的,就是用女聲。為什么這么做呢?也就是一貫以來不管是在央視和其他的一些電視媒體里,播放紀錄片男聲基本上占了統治地位,實際上國內的那些頂級的配音的很有名的主持人和解說名家,我也都比較熟,這次為什么一定要選女聲呢?就像剛才你說的。

  [主持人]創新。

  [周兵]我想讓大家換一種口味,來聆聽或者欣賞我們的紀錄片。

  [郭長虹]因為歷史敘事非得一定是男性視覺嗎?有的時候我想用女性的聲音來闡釋歷史,是不是更全面一點?大家都來闡釋一下。

  [主持人]我覺得老師就像周導的后援團,兩人確實很有默契。確實聽到女聲的感覺,除了那種厚重的感覺之外,還有一種深深的思索在里面,感覺是比較柔的一種思索。

  [周兵]對,其實在這里頭想表達一種情感的傳遞,這種情感可以是溫暖的,有點親情的感覺,我想春曉的聲音是傳遞了我們這樣的東西。

周兵:最大的遺憾是沒能進入臺北故宮實地拍攝

  [主持人]但是說心里話,我們很多網友他們都覺得會有一點點遺憾,我不知道我們的主創方會不會有這樣的遺憾,就是最終沒能進入到臺北故宮里邊進行試拍。

  [周兵]對,這是我們最大的遺憾。

  [主持人]這是無論如何都溝通不了的,是嗎?

  [周兵]我想這關系到兩岸文化的機構交流問題,這種交流問題到現在還沒有得到解決,如果我們要進入臺北故宮進行拍攝的話,不是我們這個劇組,甚至不是我們的投資方九州音像出版社能把這件事做成的,這是一個非常復雜,甚至敏感,甚至現在沒辦法說清的一件事情。

  [主持人]所以很多人他們會不禁質疑,那會不會有一種隔靴搔癢的感覺呢,我們不能非常真實的看到臺北故宮到底是一個什么樣子。

  [周兵]大家看到的影像,很多影像來自于臺灣媒體工作中十多年,有的甚至超過三十年以上的影像積累,比如說我們有七十年代臺北故宮剛剛建好的影像,它的庫房的情況,他們做研究的情況,甚至他們歷史上每次最重要的展覽的影像,我想臺北故宮的專家和學者看了我們這組紀錄片,他們也會大吃一驚的。

  [主持人]搜集到那么全面的素材。

  [周兵]對。

  [主持人]那郭老師您覺得呢,融合的怎么樣,我們后期拍攝和前期的一些資料。

  [郭長虹]一個博物館它的內涵和它的影響力,我想不僅僅是指它的一個空間,一個物化的一個空間,它的文物、它的歷史、它的人、它的事都是它的一個有機的組成部分。當然我想如果能進去,可能這個片子會更完美,雖然有這樣的一個缺憾,但是我想制作團隊正在努力的彌補這個缺憾。

  [主持人]其實我們后期已經很努力了。

精彩語錄:

臺北故宮的文物不可能都回到紫禁城去,臺北故宮的這些文物它已經在60年里頭成為臺灣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臺灣的老百姓、學者,甚至各個年齡層的人對這批國寶都有很深入的接觸,甚至他們所有的教育,他們每個人的教育都跟臺北故宮文物有關系的。所以我想,我難以想象那些文物在最近的若干年里一下就回到北京,我想這是不太可能的事。

周兵:春節后會做一部更詳細的40集《臺北故宮》

  [網友]有很多客觀原因造成這部影片留給大家遺憾,攝影不錯,后期也不錯,但是核心編導他的駕馭能力是不是沒有把整個電視所要表述的結構展現出來?

  [主持人]我不知道周導是否認同這位網友的觀點?

  [周兵]我想他看的很仔細,我們在整個12集里頭確實有那么34集有這樣的問題,就是在整個內容的編排上,在內容的轉接上有些凌亂,甚至不夠嚴密。我想可能不僅僅是編導的駕馭能力,一個作品的產生要聽取方方面面的意見,我們有的片子修改了十幾遍,在修改的過程中最后導演在一些內容的取舍上也發生了一些問題。比如說應該完整地講述這段歷史,但是不管是篇幅不夠,或者有關方面認為這段內容不應該要,我們就做了很多刪改,在刪改的過程中尤其是剛才網友說的,可能駕馭能力或者是技術還不夠成熟,就出現了很生硬的地方,這也是我非常抱歉的地方。

  [主持人]其實一部好的紀錄片,它可能不是一個制作團隊來決定它最后呈現一個什么樣子的,它還要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問題。

  [周兵]對,但這不是一個理由,最終還是我們的能力不足。

  [主持人]但是您也說過了,這些都會作為您下一部藝術作品創作的一些經驗了。

  [周兵]對,做回廣告,我們今年可能還會推出《敦煌》這部紀錄片,我們正在后期制作和修改當中,所以這次《臺北故宮》各種網友的意見我們會吸取到這個節目當中去。

  [主持人]真好,可以重新再看一下《敦煌》,那是不是未來《臺北故宮》也要修改,重新要和我們網友見面?

  [周兵]對,下一步過完春節以后,我們會做一個40集的更詳細、更仔細解讀的《臺北故宮》,我也期待著我們這個節目內容有真正進入臺北故宮博物院拍攝新的內容。

    郭長虹:臺北故宮文物保護過程可歌可泣

  [主持人]作為文物專家,老師,臺北故宮他們的文物現在保護得怎么樣呢?

  [郭長虹]應該說臺北故宮包括兩岸故宮的文物工作者,為這樣的保護從故宮博物院建立那天起,所歷經的各種艱辛困苦和做出的努力,是可以用可歌可泣這四個字來形容的。無論是在過去的戰亂年代,還是在很特殊的一些年代,包括現在我們兩岸分隔的這種狀況下,這些學者,這些博物館人為文物所傾注的心血應該說是值得歌頌的一件事。

  [主持人]大家都付出了很多努力。

  [郭長虹]對,有的人是把自己的一生,把所有的精力,把自己的青春,所有的時光都奉獻給了這個事業。

  [主持人]包括有一集是采訪故宮博物院原副院長,先是小講解員,最后一步一步榮升到副院長,而且通過他的訪談,能夠感受到他對臺北故宮的那種情感在里面。

  [周兵]對,第一次跟他們接觸的時候有點不適應,因為他們都叫自己是故宮人,我覺得他們投入了他們全部的情感在里頭。

  [主持人]所以在過程中也特別讓我們攝制組覺得特別感動,是嗎?

  [周兵]對,其實我們這12集里頭還有一個主線,不知道大家看出來沒有?就是同樣在對岸的那些人,他們用他們的情感,用他們的一生,甚至他們的生命來保護、傳播和弘揚中國傳統文化。但這個主題我們沒有點出來,但是它包含在里邊了。

  [郭長虹]其實兩岸故宮人有很多關系,有的人就是一家人,兩岸這邊有,那邊有,有些人是過去的同事,包括現在的一些學術同行,都在為同一個目標在做事。

    周兵:臺北故宮文物短期內沒有必要回遷

  [主持人]兩位算是比較近的走進了臺北故宮了,但是我不知道那些文物它們還有回遷的可能嗎?

  [郭長虹]我想秦院長過去說過一句話,他說臺灣的文物將來是要回到故宮的,這是秦院長自己說的。

  [主持人]啥時候呢?

  [周兵]我聽故宮的一個學者對我講過,他說秦院長曾經說過,因為當初那些文物箱子都是1932年開始定制,離開故宮,然后再也沒有回到過北京故宮,秦院長說那些箱子應該都保留,將來那些箱子里的文物按照原來的位置都擱好,打包再回來。但是其實我這幾天也對一些媒體講過我的觀點,我覺得至少在現實一段時間內這些文物是沒有必要回來的,為什么沒有必要呢?我也反復曾經講過,這些文物,這些國寶它是臺灣,也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個文化遺產。從現實來看,北京紫禁城分散的文物在將近100年的歷史中,分別流散到國內很多地方。

  [郭長虹]故宮文物的概念是一個大概念,紫禁城的文物是一個大概念,它流散的歷史很長,1925年以后。

  [周兵]1925年以后遼寧博物館,東北的一批文物,溥儀帶走的一批文物。

  [郭長虹]那應該是1925年之前流出去的,因為他是1925年出宮之前……

  [周兵]就是說紫禁城的文物現在分別在遼寧博物館、上海博物館、浙江博物館、南京博物館、天津博物館還有廣東博物館,當然也包括臺北故宮博物院,這是我說的中國的情況,不可能這些文物都回到紫禁城去。臺北故宮的這些文物它已經在60年里頭,我通過采訪了解到,它成為臺灣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臺灣的老百姓、學者,甚至各個年齡層的人對這批國寶都有很深入的接觸,甚至他們所有的教育,他們每個人的教育都跟臺北故宮文物有關系的。所以我想我難以想象那些文物在最近的若干年里一下就回到北京,我想這是不太可能的事。

  [郭長虹]我想有一個怎么對待歷史,怎么去有智慧地解決歷史遺留給我們的這樣一個現實問題,可能不見得是在我們這里能夠解決,或者是我們期待以后會有后邊的人可能比我們更聰明。

 

精彩語錄:

于馬未都先生的質疑我做一個解釋,其實我特別理解馬先生他說的所謂不專業是什么意思,做歷史文物的人在看電影視作品的時候有觀賞障礙,包括看故事片、看紀錄片都一樣,比如看見一個電影,你會覺得他用的酒杯不應該是這樣,穿的衣服花紋錯了,這是觀賞障礙,當然還有一個再創作的問題,就是他老是自己沉浸在自己的話語體系里的那種東西,突然間被別人用別的角度去表述的話,他會有一點不適應。

周兵:有些質疑還有待澄清

  [主持人]但是我覺得隨著三通的開放,我們很多大陸人也會領略到臺北故宮的一些風采。

  [網友]這是國內第一次拍攝臺北故宮,肯定會有一些地方經驗不足,攝制組無法進入到臺北故宮拍攝,這是現實,有很大的制作難度。無論如何,這個片子是揭開臺北故宮神秘面紗的第一步,非常感謝導演和各位主創。

  [主持人]但是我們也看到了,在央視它的播出時間是10點半,很多網友不能第一時間看到,所以在新浪網“大片”里邊我們看到了故宮。

  [周兵]對,實際上我們這次跟推廣方也說過,我們這次特別期待,實際上經常上網的人是很少看電視的,經常看電視的人不一定經常上網,他們是兩個群體。所以我覺得這次《臺北故宮》在媒體合作上也是一個很大的特色。我想更多的是大家關心《臺北故宮》吧,不一定我們這個紀錄片做的是非常真的非常好。

  [主持人]但是我覺得在網上進行一個面對面的互動,大家聽到的聲音會更直接。老師,我們的網友如果說這個不對,那個不對,我們的專家能接受嗎?

  [郭長虹]你接受嗎?

  [周兵]其實所有的意見我都能接受,但是我想解釋,不是就我個人去解釋,也可能是代表我們這個創作團隊和所有參加這個項目的一些學者,來澄清一些問題。

  [主持人]老師,您作為專家,您覺得有些網友他們說的對嗎?

  [郭長虹]對,說得對。因為確實是像我剛才說過的,它是一個紀錄片,紀錄片它就不可能像一部學術著作那樣把許多東西說的特別清楚、特別深刻、特別瑣碎,它要在有限的時間里傳達那些特別需要傳達的信息。

    回應馬未都先生對《臺北故宮》的質疑

  [主持人]我們現在也看到了,很多網友都在議論,說不要對一些人的議論產生負擔,節目播出后大家議論是好事,還是應該慶祝,這是特別寫給導演的話。還有特別想聽聽周兵對馬未都批評,最近有哪些思考?

[周兵]我當時看了馬未都先生那篇文章,我覺得他那么關心我們的節目我也很感謝,確實這也不是一個虛偽的話。曾經我們在拍攝這個片子之中也曾經跟他溝通過,本來設計一個環節,就是請他,甚至我們也請了兩位北京故宮的專家,安排他們去臺北故宮做互訪,然后把這個內容用到我們的片子里。

但是去臺灣是一件非常復雜的事情,最后沒有成形,但是一直我本人沒有跟馬未都先生會面,是我們團隊的其他人跟他在溝通,所以他看到片子對我們的評價,標題我看了以后,剛開始有點不太接受,說我們這個片子傳遞的可能有些文物信息不專業,其實馬未都先生他那個內容里頭沒有這么明確的這么去講。

  [郭長虹]這個我做一個解釋,其實我特別理解馬先生他說的所謂不專業是什么意思,做歷史文物的人在看電影視作品的時候有觀賞障礙,包括看故事片,看紀錄片,都一樣,比如看見一個電影,你會覺得他用的酒杯不應該是這樣,穿的衣服花紋錯了,這是觀賞障礙,當然還有一個再創作的問題,就是他老是自己沉浸在自己的話語體系里的那種東西,突然間被別人用別的角度去表述的話,他會有一點不適應。

[周兵]其實這個片子你表達出來的信息不是僅僅是我們這個導演團隊可以這樣說的,我為什么這樣說呢?實際上有些文物信息就來自于臺灣的很多專家和學者對文物的描述,我們很多文物描述是直接拿過來,把它通俗化,改造了一下,基本信息都是很多臺灣的文物專家寫的。還有很多文物信息是這邊的專家提供,或者說甚至創作的,我們的導演因為很多都是80后的,所以他們是難以承擔這么學術化的東西。

所以我們當時有一個基本要求,所有的文物的專業信息必須來自專業團隊和專業人士。所以我也在這兒再次跟馬未都先生解釋一下,實際上一個紀錄片的出品,還有很多網友也希望了解,很多網友說我小氣,小家子氣,說這樣小家子氣哪能做出好片子?確實我這兩天也在反思。

[主持人]看來網友的留言您都看了

[周兵]對,有些朋友也會告訴我,所以我出來做一些溝通和解釋,也是想告訴很多網友,這個片子它不僅僅是一個導演能做成的,它關系到兩岸之間很多人很多人的參與,有的人甚至已經不在人世了,我為什么要說這樣的話呢?當年支持我們這些影像的一些人,在臺灣的一些專家和學者已經不在人世了,我們今天的影像之所以能放出來,直接跟他們的支持是分不開的,老人家已經走了,但至少我們滿了他那樣的一個心愿,這些文物的影像回到大陸,跟大陸的很多觀眾見了面。

所以我想像這樣一個片子,包括下一部做的《敦煌》,不是替我們辯解,不是說我們導演就能決定這個信息是否能發布出去,它方方面面非常復雜、非常多的人會參與這樣的結果。

 

《臺北故宮》在臺北引起很大反響

  [主持人]尤其是紀錄歷史,真的太不容易了。我們知道《臺北故宮》不僅在中央電視臺,在新浪網播,會不會在臺灣也播出呢,很多網友希望通過《臺北故宮》能夠多多加強兩岸文化的交流。

  [周兵]九州文化現在非常希望能在臺灣播出,臺灣方面我聽小蟲說,前兩天他回臺灣,一回到臺灣就有記者追著采訪他,包括臺灣的一些電視臺,電話已經打到大陸來采訪我們的一些主創人員,在臺灣媒體實際上這個片子引起了很大的關注,我想他們還是很愿意這個片子在臺灣播放的。

  [主持人]所以我們在這里不禁要感嘆,一段歷史的沉浮是多么值得人們去尋味,紀錄這段歷史的人又是多么有勇氣。

  非常感謝兩位,也在這里真誠地道一聲,很不容易,辛苦了。在這里呼吁各位網友多多的去關注《臺北故宮》這部紀錄片,因為凝結了這么多工作人員的心血,除了您可以在央視看到這部紀錄片以外,也歡迎大家來新浪大片頻道來看《臺北故宮》,因為我們還有大禮送給大家,好像說第一名有機會去臺灣旅游。

  [周兵]對,是這樣,而且可以去臺北故宮親自看看那些國寶。

  [主持人]所以旅游之前一定要把《臺北故宮》這部紀錄片好好看一下,到時候有一個詳細的了解,再去看會更真切。朋友們,再見。

[周兵]再見。

                                                    摘自新浪網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